热搜词: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本地楼市 » 正文

京津冀一体化 打破“一亩三分地“还需迈过几道坎?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4-03-24  浏览次数:11

新华网北京4月14日电 京津冀一体化箭在弦上。国家发改委9日称:发展改革委正在会同有关部门和地方研究编制首都经济圈一体化发展的相关规划。

  珠三角、长三角和京津冀三大城市群是我国最重要的经济增长极,不到3%的国土面积创造了将近四成的国内生产总值,但是与长三角和珠三角相比,京津冀地区的一体化程度相对较低,制约区域发展。

  要打破“一亩三分地”,实现1+1+1>3,需要解决哪些难题?

  统筹产业布局,打破藩篱优化分工

  京津冀山水相依、地缘相亲,但涉及到企业转移和产业布局,却有着各自的利益考量。

  北京具有产业转移的急迫性,人口急剧增长,大城市病越来越重,将一些非核心职能转移出去已成共识;河北近几年经济增速回落较快,在全国各省市中增速排名靠后;而天津,经济增速居于全国前列,在港口建设等方面也都有着独当一面的“雄心”。

  虽然有关方面公开表示,承接产业不能“挑肥拣瘦”,但地方政府仍有现实想法。河北廊坊市就表示“北京不要的低端污染产业,廊坊也不能要”。

  专家认为,要打破利益藩篱,加强“市场之手”避免资源错配,需要遵循三个导向。

  --合理定位导向。三地应科学明晰城市定位,北京让渡一些自己的利益和资源,对非首都功能和定位之外的产业坚决疏解。河北工业大学京津冀发展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张贵说:“北京外迁的不能只是‘三高一低’,一味将‘肥肉’攥在手里,把‘鸡肋’扔出去。”

  --变“投资导向”为“产业导向”。首都经济贸易大学区域经济系教授祝尔娟认为,各地应本着产业转型升级、集群化发展的方向出台鼓励政策。廊坊市最近提出,将大力发展现代服务业和战略新兴产业,以及与北京关联度高的产业,着力建设创新型城市。

  --转“市长导向”为“市场导向”。分析产业迁出迁入的直接成本、间接成本,近期效益、远期效益。还要以企业为主体,按照市场经济规律逐步推进。北京市常务副市长李士祥近期强调,产业转移并非企业搬迁,政府不会做过多干预。

  “京津冀‘强政府、弱市场’的现状需要改变,但这并不意味着政府没有作为的空间,应该发挥搭台、牵引和示范作用。加强制度设计、完善财税体制,官员的考核机制也应作出相应调整。”北京市社科院副院长赵弘说。

  公共资源“旱涝不均”:缩小差距“分流”人口

  “全国人民上协和”“宇宙中心实验二小”……戏谑的背后是各地公共服务的差距。数据显示,北京211重点大学数量约占全国五分之一,全国最佳医院百名榜中北京独占约三分之一,而天津和河北则相去甚远。

  面对功能分离、人口分流等核心问题,缩小公共资源巨大落差是一体化绕不过去的课题。

  中国城市规划学会华南城市规划院院长胡刚说:“公共资源不均衡问题是很多人的后顾之忧,不把这个落差解决好,首都功能疏解和人口疏散很难。”要真正用“经济圈”替代“城市块”,在环境,特别是重大基础设施建设共建共享。”

  “要在公共服务资源的增量上做文章。”张贵认为,应推动教育、医疗等公共资源在区域内共建共享,对于涉及中央级的医院、大学等加强高层次协调,促进首都资源以多种方式向周边辐射和延伸,同时北京周边地区自身也要加大医疗、教育的投入,通过自身努力不断缩小与北京的差距。

  而随着京津冀城市之间人员流动日益频繁,对于三地之间“居户分离”的人来说,遇到的另一个现实不便则来自于异地就医有“保”难“报”藩篱。“如果要想真正促进人口分流、产业转移,看病是个大问题。北京的优质医疗资源能不能在周边人口、产业主要承接地设立分支机构,提高当地医疗水平,同时能不能实现异地就医医保即时结算?”工作在北京户籍在河北的白领孔涛说。

  “京津冀一体化,不是众星捧月而是繁星满天,不是一枝独秀而是均衡发展,不是各自为政而是统筹协作。”胡刚说,“解决好人的后顾之忧,一体化进程也就会势如破竹。”

  交通一体化,少些“断头路”打通“最后一公里”

  运行多年的京津城际高铁、京冀高铁为三地经济发展注入活力,但“最后一公里”问题仍然突出:河北目前与京津对接的高速公路、国道、省道共存在“断头路”里程达2300公里;燕郊进出北京城区仅有一条102国道,高峰时期燕郊数万人进京,其状堪比春运。

  交通不便,生活成本倍增。天津没有直达石家庄的高铁,商旅人士往往选择从天津到北京再转河北。一些“钟摆族”抱怨:每天早晨迷迷糊糊起来挤公交车,7公里路要走两小时,苦不堪言!

  “交通‘肠梗阻’最大‘病因’是三地各有各的诉求,钱由谁出是大问题。”天津市发改委一位官员说,“天津机场已经是首都机场集团的成员机场,即便如此机场内部资源分配还是割裂。”河北省一位官员说:“八通线地铁到燕郊也就是十分钟车程,但就是谁也不愿意去修。‘断头路’在河北和北京交界比比皆是!”

  京津冀协同发展,必须在交通上实现重大突破,为降低经济成本和人口疏解提供先提条件。

  张贵教授认为,京津冀交通协作应当突出“以速度换距离”。通过发展高铁、高速路、机场等构建起一个便捷、大运量的区域交通体系。赵弘则认为,接通“最后一公里”,三地政府之间做好规划和协调,不能单单关注高铁等“高大上”的项目,城际县际“毛细血管”也应当疏通好。

  据北京市交通委透露,三地已经开始编写交通协同发展计划,到2020年,“一环六放射二航五港”的交通一体化体系将初步建成,绿色交通的覆盖范围将扩大。目前,全长940公里的环北京货运高速大通道正在建设,计划于2017年建成。

  “打通京津冀大动脉,也要切忌交通运输‘大干快上’。如果三地只是交通便利了,其他政策没有配套上,那么潮汐式迁徙和‘睡城’还会重演。”祝尔娟说。(记者刘敏、赵仁伟、刘元旭、曹国厂)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